雖然鄭弘儀的太太已經再三警告他不可以多談家裡的私事,但是談到太太最近的健康
情形,他還是忍不住回答了記者的話:「我太太最近身體健康已經好很多了。」說完
就開心一笑,不再多說。

太太對鄭弘儀真的很重要。即使他已經當了一段時間的名人,即使他已經結婚十八年
了,緋聞跟他還是絕緣體。他自嘲自己過的名人生活不過就是平凡、無膽、但自在,
外界的誘惑對他來說都不是真實的,只有自己的家庭,才是心靈快樂的泉源。

讓自己「名」符其「實」

所以成名之後的鄭弘儀享受的不是財富的滋味,而是腳踏實地的感覺。他的頭髮還是
老婆繼續幫他剪,他的中飯還是喜歡吃老婆準備的便當,就連裝便當的袋子也是老婆
的手工拼布作品,很家居卻又實用,還可以裝他上班準備要看的資料。

「因為窮苦出身,所以他非常懂得惜福。」和他相交十多年,同屬五年級排頭的資深
記者、《錢》雜誌總編輯許啟智說。

表裡如一的樸實

在他位於三立電視台不到三坪的小辦公室裡,螢光幕後的鄭弘儀看起來像一個公務
員。他穿著有領的T恤,外面罩上一件抵抗冷氣的薄夾克,顏色樸實的西裝褲用皮帶整
整齊齊地繫好,配上一雙有一點歷史的黑色皮鞋與逐漸斑白的頭髮,看起來好像公家
機關裡的一位科長。

就連他的辦公室也沒有任何華麗的裝飾,只有牆壁上掛著兒子女兒以前念小學時候的
繪畫與書法作品,他很認真地用漂亮的框裱起來,只要抬頭看到這些童畫,他就眉開
眼笑了起來。

他總是樂意和記者分享他的家居樂趣。在「大話新聞」、「新聞挖挖哇」等帶狀節目
中,日日出現在兩千三百萬觀眾眼前、略帶台灣南部口音、眼神深邃的這位中年男
子,為什麼會成為全台灣女性上班族理想老公人選的第一名?

努力不怕出身低

給人一種實在的感覺,是鄭弘儀的「魅力無法擋」的關鍵成功要素。要知道在媒體的
抽樣調查中,他的競爭對手可是企業家嚴凱泰、英俊瀟灑的劉德華、長得像日本卡通
夢中偶像的無敵帥哥金城武等人,鄭弘儀憑什麼把這三大帥哥遠遠地拋在腦後?或許
就是因為他有一種令人感到彷彿《詩經》名句中「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的情調,那
種已經不多見的古典男子的忠實和可靠。

鄭弘儀說,他不太在乎別人怎麼看他,因為他知道自己要怎麼活出成功。當年就算只
有工專畢業的學歷,他還是自告奮勇寫了一封信,向報社毛遂自薦報考記者。當上記
者之後又因為學歷比別人都低,深怕裁員一定會先裁到他,所以採訪新聞比別人努力
三倍,規定自己每天撰稿字數至少兩三千字,寫稿寫到半夜2、3點。在他打破報社紀
錄,成為有史以來最年輕、學歷最低的財經新聞主管後,他又自掏腰包用六分之一的
薪水請老外來給他上英文課,因為他不想永遠用一口破英文來面對出國採訪時的尷
尬。

每塊拼圖都不馬虎

難怪他稱自己的知識是「拼圖式學習」,因為他的成功是用每一塊拼圖老老實實地完
成它,沒有一絲僥倖。在他從平面媒體轉戰電視圈後,他也老老實實地一大早4點半就
趕到火車站等待剛出爐的報紙,然後再趕到電視台準備一早的財經節目。那是他進入
電視圈的第一個節目,時段冷門,大家都不看好這個一大清早的節目會有什麼好的收
視率,只是老闆好心給他一個露臉的機會。

但是他很認真地抓住了這個機會。既然自認不是俊男,乾脆實實在在地把財經資料消
化整理後,為電視觀眾作精闢的剖析,並延請重要的財經人物上節目助陣,結果,竟
然大爆冷門,成了眾多廣告商指名要上廣告的節目。

惦惦呷三碗公

那是1996年以前的往事,但是誰也沒想到,這位外型鄉土,說著台灣國語的記者,竟
然在十年後搖身一變,成為家喻戶曉的電視名人。早年曾經與鄭弘儀共事過一段時間
的一位資深平面媒體人回憶,當年大夥兒一塊跑財經新聞時,其他記者都會聚在一起
聊天聊個不停,只有鄭弘儀永遠是安安靜靜地坐在一旁,不發一語地看著大家,是大
家印象中典型的木訥記者,沒想到後來卻一飛沖天,把大家遠遠拋在後面。

雖然鄭弘儀做了很多讓大家跌破眼鏡的事,從一個貧窮農家的小孩,一個木訥不多話
的年輕人,變成現在晚上只要一打開電視,隨便轉台就可以看到鄭弘儀在談話節目中
振振有詞。但是鄭弘儀還是鄭弘儀,他的樸實真情依舊不改,所以他可以邊主持節目
邊與來賓激烈地辯論時事,也可以在聆聽白冰冰談女兒被撕票的心路歷程時,不能自
已地頻頻哭出聲音,激動得連節目都主持不下去,讓電視機前的觀眾陪著他一起掉眼
淚。

機會到處都是

正因為他把腳踏實地看得很重要,所以他無法認同唱衰台灣沒有未來的論調。他不認
為現在台灣變窮了,年輕人的工作機會變少了,當然,他更無法理解現在年輕人的理
財消費觀。

錢要花在資本財

「我承認這是一個消費的時代,」鄭弘儀皺著眉,帶著擔心的表情說:「但是有些事
情就是要堅守基本核心價值,你不能把賺來最寶貴的錢都花在消費財上,你應該花在
資本財上。」

他環顧電視圈的工作人員,幾乎都是在25歲到35歲之間,每人每天最常做的一件事就
是拿著一杯占去薪水十分之一的咖啡,肩上掛著的是超過月薪的名牌包包,卻已經欠
銀行現金卡兩三百萬的債務。

鄭弘儀常會擔心地問他們:「夠還嗎?」許多人給他的回答都是:「快不夠了,只能
一天過一天。」這樣的理財態度讓他沒辦法想像,為什麼30幾歲的人生就要這樣被兩
三百萬的債務壓得死死的,而且這一切還是自找的。

「有就有,沒有就沒有,為什麼要怕人知道?現在的人都要武裝自己不懂、或是沒有
的東西,這才是最嚴重的問題。」這時候的鄭弘儀又變成電視上深鎖眉頭的沉思表
情,只不過他的深鎖眉頭不是因為政經新聞,而是現在的30世代。

物質不窮,精神窮

不過隔了一個世代,50年次的鄭宏儀已經開始覺得與六年級生處於兩個世界。關於貧
窮的滋味,他從小就開始體驗,即使他是家中七個小孩的老么,照樣半夜要去巡田到
天亮,放學回家後要先放牛吃草才能回家吃晚飯,在晚餐的桌上只要多挾一點菜就會
被爸爸用筷子嚴厲地打下去,目睹爸爸在田裡因為太勞累又營養不良而多次昏倒,就
連自己也常因為噴灑農藥而中毒倒在田裡。

鄭弘儀張開自己雙掌,瞪視著上面滿佈當年割菸葉所造成的大小割痕,看著這些成長
的痕跡他還是不認為小時候的窮是在過苦日子,因為只是物質窮,精神不窮。

回憶小時候,鄭弘儀很開心地提到當時最大的享受,就是與哥哥省下每天通車上學的
錢,然後把這一點點的通車費拿去買零嘴吃,雖然代價是哥哥得用兩小時的勞力騎腳
踏車載他一起去上學;又或者是半夜12點躺在床上,聆聽嘉南平原另一端傳來平快車
的聲音,隨著火車緩緩駛進,他就開始想像火車上究竟坐了哪些人?正要駛往何處?
那時候世界又大又遙遠,台灣對他來說就是一個堡壘,雖然當時機會並不多,產業也
不像現在蓬勃又多樣。

所以他還是不認同現在年輕人覺得正在過苦日子的想法。他覺得現在的日子反而是物
質不窮,精神窮。「到處都是機會,怎麼會認為沒有機會?怎麼會覺得機會都在中國
大陸那邊?」他揚起有些生氣的音調反問。或許對於鄭弘儀來說,他最不能忍受的就
是失敗主義的論調,還沒有先努力就開始嘆氣,是他最不能忍受的人生態度。

何不當新富階級

一路走來他都坦然面對自己的人生,靠努力來彌補自己在各方面的不足,堅信沒有人
是不吃苦就能成功的定律。對於現在高喊的「新貧階級」,他理直氣壯地說:「既然
有新貧階級出現,當然也有新富階級在形成,你為什麼不去選擇當新富階級的這一邊
人?」

從來不嘆氣的鄭弘儀,一向保持自己看事情樂觀面的個性。他的快樂來自於他自己所
形容的一種「俯仰無愧的態度」,既不欠錢債(從不拿違背良心的錢)、也不欠情債
(不外遇也不關說),所以他從不失眠,每天紮紮實實地過生活。

談著談著,他又把話題轉回老婆幫他剪了十八年的頭髮。他認真地想傳達他真正快樂
的秘訣,並不是因為自己人剪頭髮可以因此省下多少錢,而是他在乎這段與老婆相處
的寧靜時光。這時候的他只是屬於老婆的鄭弘儀、孩子的爸爸,又或者只是勞累過頭
猛打瞌睡的自己,這種無形的自在,才是真快樂。

鄭弘儀應該是快樂的。他努力想告訴大家,如果這樣一個既非俊男,也非高學歷或出
身富裕家庭的青年,都可以憑藉一步一腳印的努力獲得成功,為什麼其他的人不行
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amferrari 的頭像
iamferrari

愛無所不在

iamferrar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